闹死产子:生下健康宝贝 扛过7次手术

作者:伴亲网来源:伴亲网发布时间:2015/8/4
从前的李欣琪110斤(左图),两年经历7次手术后体重降到60斤。从前的李欣琪110斤(左图),两年经历7次手术后体重降到60斤。

  李欣琪医药费总额超百万

  债务

  10多万

  医保报销

  40万

  连日来,一则“癌症妈妈坚持以命换命生下宝贝”的网帖,引起了很多徐州网友的关注。两年前,家住安徽淮北的李欣琪,怀孕6个月时突然被查出直肠癌晚期。前往徐州住院治疗时,她对医生唯一的请求是:保住小孩,哪怕以命换命。

  为了小孩,李欣琪数次中断癌症治疗,但发生在李欣琪和小孩身上的奇迹,同样让医生惊愕不已——经历过多次放化疗和大手术,她身上的癌症指标已经全部恢复正常。两岁的小孩也是身体健康。医院提供的资料显示,类似这种母子平安的案例,目前他们了解的医学记录上仅有两例。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马志亚 通讯员 张景良 文/摄

  正常治疗方案 肠梗阻手术→打掉小孩→进行化疗

  癌症妈妈选择 肠梗阻手术→剖腹产生下小孩→进行化疗

  癌症妈妈要保小孩 “哪怕以命换命”

  昨天,徐州放晴,前两日的骤雨未能消散暑气。徐州医学院新病房大楼10层22号病床上,穿着病号服的李欣琪还盖着被子。

  不一会,李欣琪侧起身,背对着母亲,掀开衣服,一道长约30厘米的刀口露了出来。她小心地整理着腹部的纱布,再拿新纱布更换。换下来的纱布,已被血水和体液浸透。

  像这样更换纱布,李欣琪一天要经历20多次,她坚持自己动手,不让母亲帮忙。“我动作轻一点,疼痛感就小一点,我能忍受。”

  就像2013年刚到医院时一样,李欣琪的忍受能力让所有人吃惊。

  李欣琪是安徽淮北市濉溪县大李村人,2013年2月,已怀孕两个月的她出现呕吐和排便紊乱,一开始以为是正常的妊娠反应。当年5月下旬,李欣琪一连10多天没有排便,腹部鼓鼓囊囊。当地医院不敢接诊,家人只好将她送到了徐医附院治疗。

  “医生进行肛门指检后就说,病情不乐观。”李欣琪的妈妈祝云说。医生初步诊断是直肠癌,李欣琪当即被带到手术室。

  手术前,医生当面告知:想要保住大人,最好打掉小孩。李欣琪立刻予以拒绝,她哭着向医生提出了请求:保住小孩,哪怕以命换命。被送入手术室后,家人含泪同意医生的建议,并签了字。

  手术进行了7个小时。徐医附院胃外科病治疗中心朱孝成主任介绍,病人因结肠患癌导致严重的肠梗阻,术中清理出10多斤粪便。因为小孩压着直肠,病人当时大出血,所以无法割除直肠。手术中,还发现病人患急性阑尾炎,手术时间再度被延长。

  她拒绝化疗,一定要先把小孩生下来

  第一次的手术做完后,按照正常程序,将对患者进行化疗疗程。李欣琪再次坚持,一定要把小孩生下来。家人屡次劝说,她都无动于衷。不得已,医院只能进行稳定病情治疗。当年8月12日,她被推进了医院产房进行剖腹产手术。

  这次手术风险可想而知,整个手术进行了10多个小时。“病人盆腔充血明显,出血剧烈,增大的子宫压迫直肠,肿瘤无法暴露,遂放弃切除。”徐医附院胃外科病治疗中心主任朱孝成说,当时他想着一并将直肠割掉,但病人当时正处于怀孕末期,母体对胎儿的血液供应相当丰富,也导致肿瘤附近的血管扩张像蚯蚓一样粗,根本不敢碰。

  术后,李欣琪一直在病床上卧了一个多月时间。幸运的是,小孩出生后,各方面身体指标都不错。

  生完小孩之后,李欣琪才安心开始了化疗疗程,到当年11月18日,在经过3个疗程的化疗后,李欣琪终于开始了直肠割除手术。这次手术又是进行了10多个小时,术后又进行了6个疗程化疗、25天的放疗。

  >>生子之后

  两年做7次手术

  大肠只剩80厘米

  今年2月份,李欣琪再次因为肠粘连回到徐医附院。朱孝成主任称,病人因2014年院外放疗导致小肠粘连,也叫放射性肠炎,引起严重肠梗阻。打开腹腔后,小肠广泛粘连,“硬得像套了一层盔甲似的。”经过7个小时的剥离,被迫切除了李欣琪的大部分小肠,原来大约4米左右的小肠,术后只剩下1米。

  今年6月份,李欣琪再次迎来一次大手术。这次的部分肠切除术,让她的大肠只剩下80厘米,在结肠处也做了一个瘘口。“剩下这80厘米肠管,是病人恢复的唯一希望了。”朱孝成这样告诉记者。

  就这样,在短短两年里,李欣琪相继进行了肠梗阻、阑尾炎、剖腹产、直肠切除、肠粘连、小肠造瘘、结肠造瘘等大手术7次。

  暴瘦50斤靠营养液维持,她挺过来了

  两年历经大小手术7次,输血近百袋,反复放化疗,李欣琪的身体机能每况愈下。她身高169厘米,原本有110斤的体重,现在因与“短肠综合征”搏斗,瘦得皮包骨头,体重只有60多斤。

  “病人现在全靠体外静脉营养支持,给受损的肠子一个恢复的过程。”朱孝成介绍说,再好的营养液也比不上日常的三餐,这种症状叫“短肠综合征”,尤其会造成病人贫血,微量元素缺乏,一般人挺不过来。

  值得庆幸的是,李欣琪的癌症指标一切正常,未见肿瘤复发和转移。朱孝成表示,妊娠合并直肠癌病例非常罕见。妊娠妇女多为年轻人,患恶性肿瘤的可能性不被重视,极易导致误诊,延误治疗。而且,李欣琪的妊娠合并直肠癌病情非常严重,因为妊娠期血流和淋巴循环增加,新陈代谢旺盛,有利于癌扩散。分娩时先露挤压盆腔, 引起软组织不同程度的挫伤或裂伤,加速癌的扩散及转移。

  >>手术之后

  她被医生称为奇迹

  医学记录只有两例

  朱孝成表示,患者能够渡过一次次难关,可以说创造了妊娠合并直肠癌晚期病人存活的奇迹。目前他所知世界医学记录上,李欣琪是第二例。

  李欣琪说,每一次手术前,她都做好了心理准备,“我什么都不想,就想着我的小孩,我每次都告诉自己,我要活下来,我要照顾小孩。”

  让李欣琪魂牵梦萦的小孩如今快两岁了,一直留在老家由奶奶照看。2岁的小孩身体很健康,与同龄段宝宝没什么区别。小孩叫黄天宇,名字是李欣琪取的,“天宇就是上天赐予的意思,取这个名字,我就是想说感恩。”

  丈夫上船当海员 只为多挣点医药费

  住院至今,李欣琪已经花费100多万元医疗费用。除了4成进行医保报销外,家里已经花去了60多万元。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,李欣琪和丈夫双方都来自农村家庭,父母一辈都是靠种地为生。治病期间,两家四处借钱,已经落下了10多万的债务。

  李欣琪和丈夫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相识的,当时她大专刚毕业,丈夫从大连海事学院毕业后正在实习。两人见面机会不多,但是频繁的电话、网络交流后,感情迅速升温,经过了3年爱情长跑后,2010年步入了婚姻殿堂。

  婚后,丈夫心疼她,不让她到原来的电子厂上班,而是在宿州做一点服装生意,“他总是跟我说,赚不赚钱没关系,有点事又轻松就行,养家是男人的事。”

  李欣琪患病后,原本一直在犹豫是否要从事海员工作的丈夫,毅然上了船。临走前,他把工资卡留给了妻子。“他每次出去都要半年以上,为了给我多赚钱治病,他都是选择周期更长、报酬更高的工作。”

  每周,丈夫都要从海上打来电话,李欣琪说,丈夫询问最多的就是病情,对于自己的工作和生活,总是简单说“很好”。李欣琪告诉记者,丈夫每个月到账的工资,成了她的救命钱。

  然而,巨额的医疗费用仍然让李欣琪不堪重负,为了节省换药费用,李欣琪总是忍痛自己清理、更换纱布,换药、伤口发作时,疼痛难以忍受,她常常痛得哭出来,这个时候,看不过的家人都要给她打止痛针。最多的时候,她一天注射过4支地佐辛止痛针。

  李欣琪的坚强感染了医生和众多病友,朱孝成主任曾捐出1000元,医院肠胃外科其余医护人员捐助了2000元钱。据医生介绍,目前李欣琪一天的治疗费大约1000多元,如康复还需要半年至1年的治疗。

  徐州微商妈咪帮的志愿者也被李欣琪感动,已经将她的故事上网发帖,并向社会好心人发起了募捐。 记者了解到,志愿者已经为李欣琪开启了募捐账号。